第9章 叶家大小姐
  快了,还有两个礼拜就三个月了。罗永强自认自己对工作是兢兢业业,恪尽职守了,自己留在叶氏的机会应该很大吧。

  据说转正后的工资会由现在的800块涨到1200呢。这笔钱对罗永强来说,可不是个小数目了。拿回他那穷山沟去,紧一点花,三靠之家足可以过半年时间了。

  要是能换上个队长当当,那就是1500块了,如果要是能再往上爬,混个大队长,工资可就翻两倍了,3000块一月。至于那保安经理罗永强到没想过,不过要是能做上,那就爽死个人了,叶氏的保安经理每月8000块啊!那对罗永强来说,可就是个天文数字了。

  今天周日,又轮到了罗永强值班,另外有两人,一个叫刘星,一个叫羊军。这两人都比罗永强要小两岁,现在都和罗永强混得比较熟了,两人都罗哥罗哥的叫罗永强。

  “罗哥,想什么呢?今天可得注意点了,好像那猪要来。”刘星和羊军拎着水瓶走进了值班室,虽然他们两人现在已经是叶氏的正式员工了,可对罗永强还是发自内心地尊重。

  “不管他,格老子的,你们在这里看着,我去工地上转转。”罗永强抓起桌子上的帽子,拎着对讲机出了值班室,走向了那栋马上就要拆除的烂尾楼。

  到处都可看到忙碌的民工,罗永强边走边笑着和那些混得烂熟的民工点头,随口还说上两句笑话。当然了,罗永强也只有在这些人面前才不会拘束,因为他本来就是农民嘛。

  “小罗,你去哪儿?”高林刚好走出项目指挥部,正好看见了罗永强。

  “哦,高总,我准备再是那破楼看看,要是有什么不对,我回通知你们的,不是马上就拆除它了吗?我怕有个什么的。”

  “真不愧是部队出身啊!去吧,自己小心点。”

  在烂尾楼还真他妈的烂!到处都能看见锈迹般般的废铁,烂钢材,早些时候建好的墙体已经破烂不堪了。露天的地方,甚至长出了青苔,有的地方更是已经破裂了,整个大楼高达36层,可似乎它已经衰老了,经不住任何风吹雨打了,仿佛一有风吹草动就会倒塌似的。

  再次爬上了顶楼,罗永强发现自己居然气不喘,脸不红,心跳跟平时没什么两样。难道又是那龙珠在作怪?格老子的,看来我真是吃到宝贝了。

  隐身法?嘿嘿,我也会隐身?管他的,试一下再说。晕了,我怎么还是能看见自己啊?罗永强苦笑,摇摇头,走向了靠着正在施工那么的楼顶。

  两台高大的塔吊正在不懈地工作着,罗永强埋头看了一眼下面,好高!怎么有摇摇欲坠的感觉?罗永强仔细一看,顿时倒抽了口凉气,这边已经快倒塌了。幸好马上就要拆除了,不然说不定哪天它就会真地垮掉了,罗永强赶快离开了塔吊这边。

  咦,怪了,我最近怎么老感觉饿的相当快呢?刚刚才吃过饭啊,怎么又感觉饿了?来点吃的吧?罗永强满脑子想的都是那香喷喷的吃的东西,可就是不见它们出来。

  怪了!难道我只能想泡面和啤酒?蓦地,罗永强想起了龙珠对自己说的话,它已经睡觉了,不会再给自己弄吃的了。哎!看来我那想什么有什么只是我一相情愿了。不过这样也好,免得让我变懒惰或者变成那种贪得无厌的家伙就惨了,罗永强苦笑自己安慰自己。

  熬一下吧,这样吃法,就不能往家里多寄钱了。罗永强又检查别处了。

  四辆豪华小车停在工地外面,车上下来了几个年纪轻轻的俊男美女。

  罗永强这个分队的分队长朱子余就屁颠屁颠地跟在这群俊男美女后面,满脸地谄媚之色。

  刘星和羊军飞快地迎了出去,一瞧却是大小姐叶贝贝来了,在她的身边还陪着一位帅气的英俊男生。

  这位小姑奶奶没事跑这里做什么呀?当真是有钱人家啊,没得比!

  “怎么只有你们两啊,那猪……那姓罗的呢?”朱子余面对叶贝贝是满脸堆笑,可面对刘星和羊军的时候,却是满脸冷峻。

  “你才是猪呢!”刘星暗骂一句,说道:“罗哥到工地上去了。”

  “朱队长,我要是以后再听见你乱叫他们,你就准备离开叶氏吧。”叶贝贝早就听说朱子余这家伙在公司乱叫下属,今天终于得到了证实,马上脸色严峻地警告朱子余。

  “大小姐,我……知道了。”朱子余就是吃了豹子胆也不敢得罪这位漂亮的大小姐的。

  叶贝贝今年刚刚20岁,170公分左右的身高,齐肩秀发如同瀑布一般撒在脑后。一张吹弹欲破的粉脸娇艳若花,剪水双瞳似秋水一般明亮透彻。挺直的鼻梁下面是一张猩红小嘴,纯红齿白。晶莹剔透的肌肤欺霜赛雪,纤纤玉指宛若春笋一般煞是让人心动。好一个漂亮的大小姐,她的美绝不输给她的表姐赵静,两人可是说是平分秋色,各有千秋。

  叶贝贝还在首都平原市读大学,这次是碰上放假,回家后显得无聊,这才想起到工地上体验一生活。陪在她身边的那帅气的家伙叫秦世仁,他们两人的父辈是至交好友,而秦世仁从小就喜欢叶贝贝。他们双方的家长也均有此意,让两家结为秦晋之好。

  只是,到目前为止,那叶贝贝似乎还没有明确表态。

  这可就让秦世仁着急了,加上他又没有能够考上平原的那几所大学,为了不让叶贝贝花开他家,秦世仁缠着他老子硬是用关系把他弄到了平原大学读书,但还是没能与叶贝贝在一起,因为叶贝贝在平原读的是女子贵族学校,那里面可不收男同学。

  本来秦世仁今天打算带叶贝贝去听歌剧,自己才有机会一亲芳泽。可没想到却让叶贝贝拖到了工地上,看着满天飞舞的灰尘,秦世仁不由皱起了眉头。

  可叶贝贝根本就不理会秦世仁那表情,戴上了安全帽,率先跑了进去。

  秦世仁无奈,只好也戴上了安全帽,快步跟了上去。随同叶贝贝来其他人也纷纷戴上安全帽,跟了上去。

  “你们两个猪,回头跟你们算帐!”朱子余狠狠地对刘星和羊军骂了一句,也像狗一般地摇着尾巴跟了上去。

  “你才是猪呢!猪猪死猪!”刘星和羊军望着主子余的背影小声骂道。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可长按识别图中二维码

浏览器用户可微信搜索“燃火撩情小说”关注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