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告别第一次
  无耻啊!荒唐啊!罗永强边跑边骂自己,怎么就跟没脑子似的一样,听那王刚的怂恿,去干这等猥琐之事呢!还好,没有让她看出我是谁来,不然我还真得卷起铺盖卷滚蛋了。

  格老子的!我这是怎么啦?我以前见了余诗曼也没有这么大的反应啊,那余诗曼似乎不比赵静差吧!一定是龙珠玩我了,格老子的,该死的龙珠!

  罗永强拔足狂奔出了停车场,扯掉头上的黑布,就衣服又穿了回来。他现在已经忘记了自己今天晚上不用值班的,竟打车奔向了那破烂尾楼。他脑子中想的就是烂尾楼下面的那个破旧的澡堂了,他得用冷水让自己冷却下来。

  澡堂没灯,还好!里面没人了。罗永强想都没想,呼的一下就窜了进去。

  “啊!”两声绝对算是超最高分贝的叫声划破了宁静的上空,但随即趋平静。

  罗永强吓慌了,上前紧紧捂住了一丝不挂的胡梅,连连摇头。

  “怎么是你啊?吓死你梅姐了!”看清楚了是罗永强后,胡梅眼睛都笑弯了,心也掉了下去,连自己还是一丝不挂地站在罗永强面前也不管,直向罗永强飞媚眼。

  “梅姐,什么事呀?”外面传来了罗永强同事小刘的声音。

  “小刘啊,没什么事。刚才我让老鼠给吓着了,你们回去吧,我一会就好了。”

  打发走了小刘,胡梅那双勾魂的眼睛就直勾勾落在了罗永强身上。小声娇笑道:“大兄弟,你老实告诉梅姐,你是不是知道你梅姐今天晚上要洗澡,你才偷偷跑回来的呀?”

  胡梅此刻还是一丝不挂地站在那里,没一点避讳罗永强的意思。随着她说话发笑,她那饱满的双峰随之颤抖不停,一跳一跳的。

  “梅姐,我……我不是故意的啊。”罗永强只觉得呼吸困难,想别过头,可却办不到。

  罗永强生平哪里见过这样的场面,脸颊就跟火烧似的,很想转身离去,可丹田那里却莫名其妙地颤抖了一下,似乎是龙珠在动,罗永强眼里腾地冒出红色光芒。

  “瞧你那表情,真像八辈子没见过女人似的!”胡梅嗔道,媚眼直飞。

  这还了得?刚刚过吓跑的欲望瞬间又让胡梅给勾了起来,喉结猛动,下面又搭起了帐篷。浑身的血液又开始沸腾了,丹田那里就仿佛有火在烧似的。

  “想不想摸一下我这里呀?”天!那胡梅简直就是在挑战罗永强的毅力与理智极限,极端妩媚地腻声说道,手却摸上了她那白生生的双峰,嘴里还呻吟了两声。

  这还不要人命!罗永强再也不能控制自己了,嗷嗷怪叫两声,如狼似虎地扑向了早已经春潮泛滥,春意盎然的胡梅。

  罗永强身上的衣服片刻间就离开了它主人,飘荡着飞到了湿淋淋的地上。

  胡梅娇喘着,双手不停在罗永强那肌肉鼓鼓的身上摸索着。小嘴里发出了若有若无,断断续续的呻吟声。这无疑更是撩拨罗永强内心冲动的情欲之火了。

  用力的将胡梅按在了冰凉的墙上,罗永强大嘴本能地吻向了胡梅那诱人的小嘴。可手在碰到胡梅那两只大白兔时,却如同触电般地缩了回来。

  真是个木头!胡梅主动抓住了罗永强缩回去的大手,将它按在了自己丰满的胸脯上。

  罗永强实在是也太笨了点,竟然不知道该张开自己的嘴巴,让自己的舌头钻进胡梅小嘴。后来还是胡梅主动用舌头撬开了罗永强嘴巴,两条舌头终于纠缠在了一起。

  罗永强感觉自己下面涨得好难受!可就是找不着要领,急得罗永强喉间发出了狼嚎似的声音。笨拙的罗永强似乎将浑身欲火都发泄到了胡梅双峰之上,用力地搓着,揉着,捏着。

  胡梅感受到了罗永强地难受,而她自己此刻也迫切需要罗永强进入自己的身体,放下了女人最后的矜持,伸手抓住了罗永强那巨大的火热,慢慢引向了自己身体。

  激情高涨的两人终于结合成一体了!同时也宣布罗永强正式告别了他的处男时代,他,罗永强今天晚上终于成了真正的男子汉,大丈夫!

  初吻、处男都在这一瞬间离罗永强而去!这事让后来的赵静想起就暗自后悔,同时也将气全撒在了罗永强这个木头脑瓜上,谁让他那天晚上不敢动她呢?

  也许任何男人的第一次都是凶悍的。罗永强在胡梅身上肆无忌惮地驰骋着,丝毫不顾胡梅地感受。起初还有些不适应罗永强这样粗鲁的胡梅渐渐享受到了这强悍男人带给她的快乐!畅快淋漓的呻吟自胡梅小嘴潺潺流出,要不是胡梅拼命压抑住自己的快感,估计整个工地都能听见她的愉悦呐喊之声。

  花开花落,云起云散!不知道过了多少时间,月亮都从山那边溜到了山这边了。

  两个欢爱的男女终于从快感的高峰上坠了下来。

  “大兄弟,你真能干!比我那死鬼强上100倍了,估计我明天是起不来了。”浑身湿淋淋的胡梅腻在了罗永强身上,媚眼如丝,脸上的表情是相当地满足。

  “我……梅姐,你不会怪我吧?”激情过后的罗永强木纳了,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呵呵,梅姐怎么会怪你呢?不过没想到你还是第一次啊!难为你了,第一次就这样强悍,那以后还得了啊?我看谁做你女人那真是幸福死了。”胡梅再次娇笑起来。

  “我……我得走了。”罗永强这时想起了王刚那混蛋了。

  刚刚穿好衣服,罗永强手机就响了。这还是他在部队时用的那破手机,都已经老得掉牙了,不过罗永强却把它当成了宝贝。因为要不是上级首长逼他,他也不会买了,穷啊!

  “什么?你在医院?格老子的,你没事跑医院去做什么呀?什么?你让人给揍了?被送到医院去了?格老子的,你等着,我马上就来。”

  格老子的!我今天是怎么了?按理说我不应该这样冲动啊,可为什么会……难道真是那龙珠在作怪?该死的龙珠!

  罗永强怎么都没有想到王刚没有去停车场,而是去了医院,离开了工地,罗永强不得不再次打车去医院了。他那个心疼啊,这又得上好几天班了。

  “小钢炮,你小子今天算是害死我了!”尽管现在的王刚是鼻青脸肿,手脚用都挂了彩,可罗永强一进屋还是忍不住抱怨道。

  “靠!死笨鸟,我他妈的都成这样了,你也不安慰安慰我?怎么样,见到那大美女了吗?”色狼就是色狼啊,到了这种地方,浑身都伤成那样了,还忘不了美女。

  “格老子的,别提了,老子还从来没像今天晚上这样狼狈过!你小子我可先声明了,以后不要再找我去做这样猥琐的事情了,不然我跟你急!”罗永强脑子里突然又闪过了赵静那绝色姿容,内心又是一阵冲动,不由暗骂自己快让王刚这小子带坏了。

  “靠!”王刚给了罗永强一个鄙视的动作。

  “喂,小钢炮,你到底怎么回事啊?”

  “哎,真他妈衰!碰上那天晚上在酒吧的那些混蛋了,妈的,他们人太多了,要不是我跑得快,估计你得买花圈去了。”

  “活该啊!谁让你小子色眯眯的呢?不要以为自己长得帅就到处拈花惹草的。”

  “靠!谁色眯眯的了?就你小子是柳下惠,有本事你这辈子不娶老婆啊!我靠!”

  “我靠!我娶不娶老婆关你鸟事!”这可是罗永强生平第一次说这靠字。

  看来真是物以类聚啊!什么样的人交什么样的朋友。

  “靠!改天你可得帮我去找回来,这也太丢人了。”

  “格老子的,又想让我背黑锅啊?”

  “靠!”

  ……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可长按识别图中二维码

浏览器用户可微信搜索“燃火撩情小说”关注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