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我,宣判你的死刑!
  M国边境,一座僻静的小镇。

  小雨淅沥沥的下着,整个天空布满了‘阴’霾,此刻镇子里的居民尽皆入睡,可是却有一群人身穿‘迷’彩服的人猫着身子小心翼翼地朝着一个目的地前进着。

  “队长,咱们真的听那小子的话只是‘骚’扰几个警戒点?”一个身材高大魁梧的士兵有些不满。

  “这是命令,我们必须执行!而且这次的骨头太难啃了,如果是我们的话,恐怕凶多吉少!”队长冷着脸回答,继续前行。

  其他人虽然心中同样不满,但是他们却并没有再多说什么,执行命令,这是一个军人的天职!

  在这几个士兵前进的时候,不远处,一个身穿军官服的国字脸中年人沉声说道:“小易,辛苦你了。”

  “师兄,如果你真的想要感谢我的话,等我帮你解决了桑坤之后,你请我去天上人间包个头牌怎么样?你放心,我会和嫂子说咱们在大排档上喝酒。”

  这是一个二十来岁的年轻人,剑目星眉,那双如同繁星一般的眸子闪烁着狡黠和打趣之‘色’,鼻梁‘挺’直,嘴角勾着一抹坏笑。

  “咳咳。小易啊,你就别打趣我啦。”周楚风被吴易的话给‘弄’得有些尴尬,“倒是你啊,听说师父他老人家要把你派去南华保护一个大美人?那苏家的小妮子我见过,长得可好看了,你加吧劲儿,上演一出美‘女’和保镖的故事给大家伙瞧瞧,也好让咱们这些当兵的瞧见希望不是?”

  吴易嘿嘿一笑,说道:“师兄,你就别糊‘弄’我了,你上次去和苏家人见面好像还是几年前,那时候我才十几岁,那丫头估计也是十多岁,谁知道这么多年她是不是给长毁了啊,哎,真不知道老头子是怎么想的,居然让我去保护一个‘女’孩子,万一那苏家小妞爱上了我,那我可怎么办?”

  顿了顿,吴易嘿嘿一笑,说道:“当然,如果那小妞长得不错,而且她愿意主动追求我的话,我倒是可以考虑让她占有我的###第一次啊。”

  瞧见吴易得瑟,周楚风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转而正‘色’说道:“小易,你很长时间没有回去见你爷爷了,得空的话,回去看看他老人家吧。”

  这话一出,本来笑容满面的吴易顿时眉头一皱,沉声说道:“再说吧。师兄,桑坤的人头‘交’给我就好了,执行完这次的任务我就直接去南华市了。嘿嘿,听说之前派去的几‘波’兄弟都是全军覆没了,我倒是想要看看那南华市到底是怎么一个盘龙卧虎之地。好啦,我先去解决那些渣渣啦,苏大小姐说不定已经等不及了呢,哈哈哈……”

  说完,吴易哈哈大笑着朝小镇的中心位置走去。

  看着那一身黑‘色’休闲服的小男人倔强的背影,周楚风苦笑着摇了摇头,他知道,这小子习惯了自由,哪怕是在军队里也是如此!没有人可以左右他的思想,按理说这种不听话的刺头是不可能留在队伍里的,但是他却凭借着自己的本事让师父不得不捧在手心里。

  如果说特种兵是军人之中优秀的战士的话,那么兵王就是特种兵之中的王者,而那个小男人则是当之无愧的兵王之王!

  这次的任务对于吴易来说真的太过简单了一些,他真的不知道上头为什么会派他来。

  不过师父亲自发话,吴易便知道肯定有着师父的自己的想法。

  他要做的就是割下中缅一代最大的毒枭桑坤的头颅,如此便是!

  雨还在下着,但是吴易的身上却没有沾染到一丝雨水,若是有内家高手见到这一幕的话,肯定会非常的吃惊。

  这是化劲期的高手才可以使用的能力,将自己的内劲化作热气,将还没有落下的雨水蒸发掉!

  若是一个五十来岁的老者有这样的实力倒也不足为奇,可是出现在一个二十来岁的年轻人身上,这就让人感觉到诧异,或者是恐怖了!

  这座小镇早几天时间便被桑坤给拿下了,资料上显示他是来这里接待一位客人,不过吴易很是奇怪,这位客人的资料上头却并没有告诉自己。

  “妈的,这雨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结束,太讨厌了。”

  小镇中心的一栋二层小楼的大院子里,一群手持型冲锋枪的男子躲在房子里。

  “别抱怨了,今天老大接待贵客,等到贵客走了,咱们就可以回去享受了,妈的,华夏的‘女’人就是细皮嫩‘肉’,玩起来也非常的舒服啊。”一个满嘴黄牙,如同黄皮猴子的男子猥琐一笑。

  这话一出,其他人也跟着哈哈大笑了起来。

  “是么?可惜,你们以后再也没有机会去碰华夏的‘女’人了。”就在众人哈哈大笑之际,一个幽幽的声音不知道从什么地方传来,使得本来很是愉快的氛围立刻变得紧张了起来。

  “什么?”

  “谁?快点滚出来。”

  “到底是谁?你知道不知道这里是谁的地盘?赶紧出来受死!”

  那一群黄皮猴子守卫们紧张的端起手中的冲锋枪,拉开保险,手指紧紧地扣住扳机,没有人会怀疑他们会开枪。

  “受死?这样的话我从来不会相信,相反的,我是来送你们下地狱的使者,若是死后阎王爷问起谁杀了你们,你们就告诉他们,是华夏人杀了你们!”

  话音刚落,一个黑‘色’的人影出现在了院子的‘门’口,这个人正是吴易!

  “他么的,杀了他!”见到无吴易出现了,那些家伙不在有任何的犹豫,冲锋枪对准了吴易所在的方向就是一阵扫‘射’。

  子弹壳如同‘花’生壳一般不断的掉落,可是一阵‘乱’扫‘射’之后,忽然有人发现了不太对劲的地方,赶紧喊道:“大家停一下,有些不太对劲!”

  其他人闻言,也停下了疯狂的扫‘射’,全部扭头看向开口说话的男子。

  “那个,那个家伙又不见了。”

  此言一出,所有人全都脊背生寒,他们刚才明明看到有人出现在院子‘门’口的啊,可是这一转眼的功夫居然又不见了,难不成,见鬼了?

  “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不成有鬼?”有胆小的人小心翼翼地咽了咽口水,缩起了脖子。

  “草泥马的,你别吓老子,这个世界上怎么可能会有鬼啊?就算是有鬼,老子也可以一枪‘射’死他!”

  “啧啧,小国蛮夷的胆子和见识果然是短浅,你们知道什么叫做中国功夫么?”

  在所有人心中生寒,小心翼翼环顾四周的时候,那个该死的声音再次幽幽地响起,“我不是鬼,不过有点你们到是说对了,害怕我的人都叫我判官!现在,我判处你们死刑!”

  “突突突~”

  再次听到吴易的声音,有人的‘精’神已经被折磨的受不了了,“啊”地大叫一声,冲锋枪胡‘乱’的扫‘射’了起来。

  “噗嗤”一声,枪声很大,可是这刺心的声音在这杂‘乱’的环境下却显得异常的清晰,那是刀切‘肉’的时候所产生的声音。

  那个胡‘乱’开枪的男人丢下手中的冲锋枪,用手捂住自己的脖子,潺潺的血水如同喷泉一般喷溅而出,距离他很近的战友没及时闪躲,被热血喷了个正着。

  “啊……”那满脸是血的男子看到战友的头颅如同皮球一般滚到了地上,吓得尖叫了起来。

  是的,他们也杀人,但是却是杀别人,此刻看到自己的同伴被人如草芥一般的割下头颅,他感到了深深地恐惧!

  叫声没有维持多久,因为在他还没有缓过神的时候,他发现自己居然可以看到自己的脚……

  这个自称是“判官”地男子他凶狠、他残忍,他出手没有任何的留情,每一刀下去都是一颗大好头颅滚落在地,谁也看不清他的身影,只是黑影一闪,人头便落地!

  十步杀一人!他却无声无息地杀了五个人。整个一楼都被鲜血给洒满,变成了一座修罗场。

  深深地恐惧涌入了剩下来的那些桑坤手下的心中,他们再也不敢开枪,此刻他们只有一个念头逃!逃出这个魔鬼的魔爪!

  见到这些家伙想要逃,吴易嘴角勾起一抹冷笑,“我说过,判处你们死刑,那么你们就必须死!”

  他的声音冷酷无情,霸道非常,似乎他的话就是铁律,不容置疑!

  他的身影再次闪动,几息之间,剩下来的人也全都倒在了地上,整整二十三颗头颅,滚在了地上。

  他们的眼珠子睁得很大,满是不可置信和无尽的恐惧。

  楼下的枪声很快便吸引到了楼上的注意,桑坤知道有人来捣‘乱’,他安抚了一下杰先生,拿起自己手中的沙漠之鹰便朝着楼下冲去。

  可是当他走到楼下的时候,他整个人都愣住了!

  二十三颗头颅被堆积在了一起,而却有一个小男人正在用手帕擦拭着他手中那边很是古怪的蓝汪汪的仿佛圆月一般的匕首,他在看着自己,嘴角勾着冷笑。

  “你,你是什么人?”桑坤边说,边紧了紧自己手中的沙漠之鹰。

  “桑坤,中缅边境最大的毒枭,每年华夏国百分之三十的毒品都从你的手中流入到华夏,‘奸’.‘淫’‘妇’‘女’,烧杀掳掠无恶不作,我,现在判处你死刑!”

  吴易仿佛是在说宣读桑坤的罪行一般,桑坤张了张嘴想要反驳什么,可是他刚想要说话,却见到那个年亲人的身影朝自己冲来,他提枪就开,“砰”地一声,世界再次恢复了平静。

  “出来吧!”将桑坤的头颅如同皮球一般踢开,吴易朝着小楼的楼梯口喊道。

  “易少爷……”那个带着金边眼镜的白面书生见到这一幕,早就吓得惊魂失措,可是当他见到那张脸的时候,却更加的感到了恐惧。

  “把你的手机拿来。”吴易命令着。

  白面书生张了张嘴,最终还是将手机递到了吴易的手中,看着吴易拿着自己的手机不断的按动,白面书生吓得魂飞魄散,冷汗直流,“易少爷,我……”

  “既然犯了错,那么就应该接受应有的惩罚!”吴易淡淡地看了对方那个一眼,手起刀落,“下辈子做个好人!”

  说完,他将白面书生的手机给丢在了地上,手机上赫然有着已经发送的短信,“你想赚钱我不反对,如果再有下次被我抓到,别怪我无情!吴易!”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可长按识别图中二维码

浏览器用户可微信搜索“燃火撩情小说”关注公众号